2018年美国两次向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涉及商品规模约2600亿美元。直至2018年12月G20会议,双方达成停止互征关税的共识,并在90天内就贸易问题进行谈判,双方正在进行高级别的经贸磋商,已明确了下一步磋商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中国创投委副会长陈宝胜认为,中美贸易摩擦绝非单纯的贸易领域摩擦,而是一个重要的战略问题。中国的飞速发展使双方的经贸关系已经从以往单纯的互补状态逐渐转变为战略竞争的维度。但中美双方都是举足轻重的大国,双方关系应是在合作与竞争并存的情况下曲折前进,不会走向贸易冲突全面升级对抗。

陈宝胜表示,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其一,是对中国企业利润的影响。2018年我们可以明显观察到,中美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也成为同期A股大幅下跌的重要因素。其二,是对贸易顺差和人民币汇率的影响。其三,是对跨境投资的影响。美国总统特朗普2018年签署的法案加强了对外资收购美国公司的审查。过去两年已有多个中资背景企业收购美国高科技企业被CFIUS否决案例。面对这些负面影响,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办好自己的事情,高质量发展经济、全面深化改革、坚持对外开放,自然会立于不败之地。

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对于投资行业目前是否到了一个拐点?中国创投委副会长陈宝胜指出,从股权投资基金“募投管退”各阶段的情况看来,投资行业的确到了一个拐点:面对资管新规出台、A股持续低迷,部分投资机构面临异常艰难的募资环境;对于被投资企业的营业收入和利润可能会受到负面影响的现状,以往投资机构投后撒手不管,以后投资机构面临的不是投不投,而是优质项目选不选你的问题。因此,投资机构应以打造赋能增值服务的核心竞争力为应对方案,以提升其选择和投资的主动权。而在退出方面,IPO过会数量下滑,并购逐渐成为投资机构的主要退出渠道。

关于如何在拐点到来之际把握投资机遇,陈宝胜从三个方面建议,第一是跨境投资区域的选择。由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关系,美国政府出台了更为严格的外资审查法规,加大了部分敏感行业的收购阻力,比如半导体、传感器、军工等相关行业。因此,以往中国向美国高科技行业的跨境投资将大幅下降。而“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使“一带一路”正成为中国对外投资的新增长点,“一带一路”国家人口多,经济增长潜力大。中国企业和投资者在“一带一路”国家实施跨境投资,有六大行业迎来了发展机遇:金融、基础设施、自然资源、电子商务、医疗健康、消费。

第二就是要关注科创板。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尤为意义重大。这体现了中国政府全力支持中国具有核心技术的企业做大做强,通过资本市场助力企业进一步创新和整合产业的战略布局和决心。同时,基于科创板设立的契机,市场上已有多家投资机构正在成立专注于科创板拟上市企业的基金,瞄准的行业主要有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领域。

第三,在募资方面,部分机构后续基金募资难以为继的募资现状,应对方案为要与有资源者合作。有资源者,主要指央企、地方国企和地方政府,这些单位及机构资本雄厚、融资能力强,可以通过产业合作加基金合作的模式,支持所投资的标的企业快速成长。